我是一只喵,嗷呜~

1、趁着天气还没太凉,赶紧把设计脑洞实践了一下,同样是应用了与上次的蝙蝠侠主题宇宙球一样的水墨风来表现题材;

2、立方体边长6cm,找遍万能的淘宝也没能找到合适大小的蝙蝠镖,只好自己等比缩小刻了一个,虽然没打磨,但自我感觉还算能看(感觉自己要是哪天穿越了,也是能凭手艺混进韦恩企业吸蝙的人了↖(^ω^)↗)

3、最大的缺憾大概就是做得心急了些,忘记做消泡处理了,当时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都凉了,没想到脱模之后反倒觉得多出来的气泡更显出了那种压抑窒息感?(强行安慰自己)

1、以最爱的超英们为灵感设计的一组主题星空球,摸鱼了一个下午加晚上的劳动成果。
P1合照;
P2队球;
P3蝠球;
P4蛛球;
P5钢(铁?)球——白天;
P6钢(铁?)球——夜晚;

2、考试之前的临死浪荡,果然真叫人快乐;

3、所以下一个做谁的好呢?(发出了依旧不想学习的声音);

4、依旧是跪求好心人教我怎么打tag.(ーー;)

(盗全龙哑穿漫威)论一个“丧夫”的我如何拯救一个“丧病”的你

1、新手上路,欢迎指正,问题轻拍( ̄▽ ̄);
2、清水欢脱文,全员友情向;
3、但我不确定会不会因为我本身嗑cp的问题产生某些cp向的暗示,比如盾铁、锤基、瓶邪以及省略号。(但是、但是,原著里也没少暗示吧!理不直气也壮。)
4、tag这种东西到底怎么打???
(比如这章好像暗示了一点盾铁锤基,打了似乎叫蹭热度,不打好像叫没排雷???)
(QAQ好难,求小伙伴告知)

-----------------------------------------------

1.
据说漫威同人里所有用科学实在没办法解释的事情都可以推给魔法,以及魔法与恶作剧的代名词——
九界第一的法师,Loki。
2.
“都说了这次真的不是我!”
对此,Tony选择用给他扣上奇异博士友情提供的魔法抑制器作为回答:“哦,是吗?我记得上次Jarvis的声音变成娇嗔女声,上上次队长头上长出了狗耳朵——”
“以及您头上同时冒出的猫耳朵。”Jarvis冷不丁地补充,“顺便一提,据我的扫描分析,那应该属于曼赤肯猫。”
“真是谢谢你啊,贾维斯。”Tony一噎。
“我的荣幸,sir.”大度的老贾决定把“俗称短腿猫”这几个字暂时从自己的数据库中抹除。
至于他家见多识广的Sir知不知道?
哦,这就不关他的事儿了。
“还有上上上次,九头蛇入侵,你哥哥捂着肾从阿斯加德赶来参加战斗。”被踩到痛脚的Tony一脸控诉,“你居然也有脸说那不是你干的?!”
“他那是被蛇咬的!”
3.
“呃,老实说,托尼,我觉得我们这次可能真的冤枉Loki了。”
全复联最温柔本分的老实人,Doctor Banner带着最新的测试数据从电梯走来,他甚至略带歉意地朝被绑在椅子上的Loki笑了笑。
Loki,Loki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喵。
4.
“博士你的意思是,这个刚好拦住大厦正门,长得彷佛纽约之战那个黑洞微缩版的东西,可能不仅跨越了空间,甚至连通着⋯⋯另一个宇宙?”
——这显然已经超过了邪神魔法的能力界限。
我们的鸡妈妈队长坚持一个没穿盔甲的钢铁侠不应当“独自与Bruce一起,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出一群'外星饺子'的黑洞旁搞学术”,连制服都来不及穿,提溜着“锅盖”就跟过来了。
(好极了,现在我们有“饺子”,有“锅盖”,还有一个很会找“锅”的“背锅侠”,可以开火了。不是!)
“呃,其实准确地说——”博士艰难地试图挑选词汇向队长解释。
“没错!最简单来说,应该就是这样。”Tony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欲望。
——是的,我们要体谅七十年前的老冰棍。
“哦,你知道的,Tony,我对这些科技总是不太在行。”
对科技不太在行但对Tony·Stark非常在行的Steve微笑起来:“而且我已经有一个智商能排进世界前三的队友了,为什么不把精力用在更适合自己的地方呢?”
“比如说,”他扬了扬手中的盾牌,给了Tony一个过分明亮的神情,“在他全心投入做研究的时候替他守护他的后背?”
一旁的Bruce默默地把手伸向了托尼刚才搁在实验台上的墨镜。
5.
“咔——”
伴随着这么一声破坏气氛的大喊,一个穿着可怕基佬紫配色的绿皮小矮人捧着摄影机从黑洞里极欢快地跑跳出来。
是真的矮,他跳起来都还不够托尼的高度。
6.
小人儿一跑出来就极度激动地朝Tony的方向扑来,他把手里疑似摄影机的玩意儿不管不顾地向后一抛——预想中的落地声并没有出现,在场的三人同时注意到,随着一声响指,那东西完全无视物理定律的消失在半空中。
“哦~托尼托尼~不管是哪个宇宙,你果然都是我最钟爱的特殊主角。”他的声音几乎甜到起腻,还带着明显的不可描述的颤音。
被Hulk熊抱都没怂过的Tony一个哆嗦,很不Stark地主动把自己藏到队长身后:“去吧,大兵,你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
7.
“这不可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捣蛋鬼!让每个宇宙的英雄们无可奈何,连Reed·Richards都称我为impossible man的捣蛋鬼!”
小人儿反派,哦,现在我们知道他叫捣蛋鬼了,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拳下纹丝不动的红白蓝盾牌。
——对哦,还有,我明明一个响指就能解决的问题,到底为什么要执着于攻击这块诡异的铁坨子啊!
“呵,那一定是你口中那个Richards从没见过什么叫impossible的五五开和强制吸引火力的'让你震惊'盾。”
托尼对这个“只会说impossible了的impossible man”一脸怜悯体谅的表情。
8.
“哦,honey,我穿越万千宇宙的阻隔,来到这个无情又冷酷的世界,只为报答另一个你曾经给予我的知遇之恩,鉴于另一个你是如此冷酷又无情地拒绝了我这颗火热的心。”被队长一盾牌掀翻在地的捣蛋鬼换了个声调,他捧着心口,莎翁式的悲伤咏叹。
“哦,说到底我还是个备胎。”早就经历过另一位神反复摧残洗脑的Tony对此完全免疫,无动于衷。
9.
“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捣蛋鬼从地上一下子弹起——
是字面意义上的弹起,虽然Tony完全不知道那个弹簧是如何出现在他身下的。
他的声音变得尖锐而绝望,声声带泪、字字泣血:“每个宇宙你都说我是反派,好!我认了!尽管那明明是为了拍戏而不得不作出的小小牺牲。可在这个宇宙我还什么都没做,你又凭什么这样对我!”
“大概是因为那个?”见Tony没了反应,Steve略显犹豫地指了指那个横亘了整个大厦正门的黑洞。
“我明明是挑的最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地方!”捣蛋鬼对这个阻隔了他与Tony、还试图“挑拨离间”的第三者报以仇恨的目光,“天台不行、窗边不行、甚至连通风管道也总有人出入⋯⋯”
眼泪把他的仇恨溶成一片悠远哀伤的水光:“我只有这里了啊!”
“⋯⋯你、你说得对⋯⋯”没经受过琼瑶剧洗礼的外国人们完全被他的气势镇住了。
10.
“所以,”听完捣蛋鬼报恩计划(“是伟大的完美报恩计划!”捣蛋鬼强调)的队长总结,“你从其他世界给我们找了几个外援,希望能够帮助我们避免可能将要发生的死亡?”
“是一定会发生!”捣蛋鬼又一个响指,给了自己一个很有气氛的、自下而上的晕黄光束。
“先不说我们会不会死,你凭什么确定,你找来的人一定会愿意帮忙?”Tony摸着下巴沉思,他直视着捣蛋鬼的眼睛,“我是说,鉴于你说他们都是你从其他宇宙拐来的?”
“哦,拜托,Tony你可以质疑一切,除了我对你的喜爱——从那些非平行的宇宙暂时带走他们的精英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我跟那些人做了个交易,我帮他们找回他们最重要的人,他们连找回的人一起来这里帮你们一个忙。”捣蛋鬼最终总结。
11.
“对了,顺便一问,我能知道平行宇宙Earth-12041的我到底干嘛了吗?”
Tony心知现在让这个完全无视物理规律还精神极度不正常的捣蛋鬼赶紧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毕竟这家伙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会需要帮忙的类型啊?
已经一只脚跨进黑洞的捣蛋鬼充满爱意的回过头来:“哦~他让我当了我监制的系列影片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角。”
“什么?”
“一枚炸毁了外星虫洞的超级核弹!超酷!”
“不送。”

-----------------------------------------------

1、Q:所以纽约之战为什么齐塔瑞人输得那么惨?
A:他们的对手一个有“锅”,一个有“锅盖”,可不就给他们“一锅端”了嘛。
2、为什么我还没有进入标题,深思。
3、啊,自己的腿肉果然又痛不好吃。